李伟民:对莎士比亚的开掘、守望与精神期待

  • 时间:
  • 浏览:0

       一、莎士比亚是时代的灵魂

   莎士比亚同去代人执剧坛牛耳的本•琼生称誉他是“时代的灵魂”,说他“不属于有八个 时代而属于千秋万代”。大诗人弥尔顿对莎士比亚敬佩得五体投地。弥尔顿在诗中说“他,有八个 贫民的儿子,登上艺术宝座,他创造了整个世界,加以统治”。17、18世纪的英国古典主义者德莱登心悦诚服地认为“莎士比亚有一颗通天之心,也能了解一切人物和激情”。19世纪,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兴起后,莎士比亚风靡整个欧洲,雨果、司汤达等人在和古典主义斗争中,全部也有高举莎士比亚这面旗帜,鼓吹莎士比亚精神,并把他奉为神明,认为他是浪漫主义的最高典范。雨果说莎士比亚“累似 天才的降临,使得艺术、科学、哲学意味着着整个社会焕然一新”,他的光辉“照耀着全人类,从时代的这有八个 尽头到那有八个 尽头”。德国的狂飙运动也是高唱着莎士比亚的赞歌,举着他的旗帜前进的。歌德说:“我读到他的第一页,就使我一生都属于他了;读完第一部,你要像有八个 生下来的盲人,一只奇异的手在瞬间使我的双眼看后了光明……感谢赐我智慧的神灵”。巴尔扎克、迪更斯、雪莱、普希金、屠格涅夫等都以莎士比亚作品为榜样。普希金认为莎士比亚具五种生活生活与人民接近的伟大品质。杜波罗留波夫把莎士比亚看作是“黑暗王国的一线光明”,说他“指出了人类发展新的多少阶段”,是“人类认识的最高阶段的最充分的代表,他的作品“表现出道德的最充分的理想”。别林斯基对莎士比亚更是 有着无限崇拜。他在《文学的幻想》中写道:“莎士比亚——这位神圣而崇高的莎士比 亚——对地狱、人间和天堂什么都了解。他是自然的主宰……通过他的灵感的天眼,看后 了宇宙脉搏的跃动。他的每有八个 剧本全部也有有八个 世界的缩影,暗含着整个现在、过去及未 来”。

   莎士比亚在马克思的心目中所占的位置也是独一无二的,没法 任何某些作家还都上能 与之相比。在马克思的著作中,仅以数量来说,引用或谈到莎士比亚竟有三四百处之多。什么都人说,莎士比亚是马克思科学研究过程中从始至终的最好伴侣。他为马克思的科学理论提供例证、模型和历史内容,提供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雏形和趋势,也为革命理论提供了少量的形象论据,甚至对人类未来的美好理想也是不谋而合,基本一致的。

   马克思对莎士比亚是满腔热情与无限欣赏的,说他创造的福斯塔夫是“不朽的骑士”;在引证泰门搞笑的话时说“莎士比亚不得劲强调了货币的五种生活型态”,“绝妙地描绘了货币的本质”,但会 赞叹道:“莎士比亚塑造的典型在19世纪下半叶开出了灿烂的花朵”。意味着着马克思具有伟大崇高的思想和深厚的文学修养,掌握了广阔的人类社会历史经验,以及对自然本质的认识和高深渊博的学问,自然会了解到莎士比亚的真正价值,了解到他对改造现实的伟大意义,才把他的作品作为具体反映世界,说明世界,揭示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社会种种弊端和不合理,从而得出必须变革现实的结论的论据,提出另一方的嘴笨 还是朦胧的社会理想,憧憬和向往人类美好的未来。莎士比亚在精神上和马克思是相联系的,思想上是相通的,本来在辦法 上,有八个 是形象感染力,有八个 是理论的说服力。马克思把形象寓于理论之中,莎士比亚把理论寓于形象之中。

   威廉•莎士比亚的名字在19世纪200年代进入中国。当时,泱泱神州大地正位于面临列强瓜分,灾难深重,亟需通过向西方学习强国之道寻求变革的时刻。同去,华夏国土也位于了有史以来影响最广泛、最深远的中西文化的大交融和剧烈碰撞。传统的中国文化面临着有八个 陌生的时代浪潮、陌生的西方文化、陌生的价值观念的强烈撞击,东方中国 被累似 撞击后所产生的巨响所警醒,西方文化如潮水般涌向这块古老的大地,时代的发 展孕育着新旧的更替,文化价值观念的嬗变将催生新思想的产生,域外文豪的引进促进 了文艺在内容与形式上的变革,中西文化的交融、交锋打开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禁锢已久的思想,开 创了崭新的中国现代文学和文化。莎士比亚本来其中的有八个 杰出代表。2004年是莎士比 亚诞辰440周年,本文谨通过介绍莎士比亚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纪念世界文学史上这 位最杰出的“不属于有八个 时代,而属于所有世纪”的伟人。

       二、睁开眼睛看后了莎士比亚

   在19世纪中前期,莎士比亚的名字被介绍到中国,嘴笨 全部也有专门的介绍,本来能说立刻就产生了哪多少“重大影响”,但会 ,莎士比亚的名字却随着某些西方思想家、文学家的名字第一次登陆中国,为20世纪对莎士比亚全面的介绍、翻译、演出和介绍奠定了基础。

   莎士比亚的名字第一次引进中国和林则徐不无关系。林则徐为了了解西方国情,请人 译述了英国人慕瑞(Hugh Murry)的《世界地理大全》(Cylopaed of Geography)编辑成 《四洲志》,并于1839年出版。①《四洲志》一书中记载了世界五大洲中200多个国家的 地理和历史,是中国当时一部较有系统的外国地理志。《四洲志》第二十八节,英吉利 国谈到英国情况汇报时有“在威弥利赤建图书馆一所,有沙士比阿、弥顿、士达萨特、弥顿 四人,工诗文,富著述。”“沙士比阿”即莎士比亚。1838年,林则徐被道光皇帝任命 为钦差大臣,往广东查禁鸦片。从1839年3月至1840年11月,林则徐突然进行组织和翻 译工作,当时参与译书的人有亚孟、袁德辉、亚林和梁进德等。翻译英国人慕瑞所著《 世界地理大全》,并收集编译成《四洲志》,从而了解到中国以外的众多国家的社会、 地理、民族、风俗情况汇报。《四洲志》对他了解各国概况尤其是英国的情况汇报很有帮助。莎 士比亚的名字最初传入发轫于中西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中,出于中国人渴望“睁眼看世界 ”,以改变贫弱中华帝国的现状,出于中国人自觉与自愿了解世界的愿望主动去“拿来 ”。与此同去,宗教信徒“连同宗教把有关的文化成果带进来,促进了文化的交流。莎 士比亚的名字再一次进入中国是伴随着船坚炮利的外来势力通过传教士进入中国。清咸 丰六年(1856),上海墨海书院刻印了英国传教士慕维廉的《大英国志》中提到的“舌克 斯毕”,即今天通称的莎士比亚。光绪五年(1879),曾纪泽出使英国在伦敦观看《哈姆 莱特》,有关情况汇报记载于他的《使西日记》中。光绪八年(1882),美国牧师谢卫楼的《 万国通鉴》云:“英国骚客沙斯皮耳者善作诗(戏)文,哀乐罔不尽致,自侯美尔(现通 译荷马)随后,无人几及也。”光绪二十二年(1896),上海著易堂书局翻印了英国传教 士艾约瑟编译的《西学启蒙十六种》对莎士比亚的生平作过简介。英国和美国的传教士 在译述中嘴笨 将莎士比亚的名字传入中国,但会 在中国文化界并没法 产生哪多少了不起的 影响,正如澳大利亚学者约翰•梅逊所说:“自从十七世纪以来,来到中国的耶稣会传 教士促进五种生活文化之间第一次有了真正的知识上的交流,嘴笨 耶稣会教士向中国介绍了 某些科学思想。但亲戚亲戚我们都都对中国文化并没法 产生任何真正深刻的影响。”

       三、翻译、评论和出版莎士比亚作品

   1904年《大陆》杂志刊登了《希哀苦皮阿传》(即莎传)。莎剧介绍到中国来,以上海达文社用文言文译,题名为英国索士比亚著的《澥外奇谈》为最早。1904年年出版了 林魏易合译的《英国诗人吟边燕语》。1916年林纾、陈家麟企业企业合作译述了八个莎剧。在戏 曲文学和表演艺术方面有很大贡献的清末民初的京剧改良家汪笑侬第一次以诗体的形式 对莎剧进行了评论。从莎士比亚的名字最初传入中国到中国人认识到莎士比亚在文学上 的价值随后,对莎士比亚作品的翻译、评介和演出就随后随后刚开始了了了。从五种生活意义上说,莎士比 亚戏剧的翻译和介绍标志着有八个 国家和民族接受外来文化并受到影响的程度。1921年和 1924年,田汉用现代汉语翻译了全本的《哈孟雷特》和《罗密欧与朱丽叶》。引起田汉 翻译莎士比亚的意味着着用他另一方搞笑的话说本来:“莎翁的人物远观之则风貌宛然,近视之则 笔痕狼藉,好像油画一样。什么都引起了我挑选译《莎翁杰作集》的志愿。”从此,有八个 翻译莎作的活动突然延续到21世纪的今天,其中重要的莎译家有:朱生豪、梁实秋、曹 未风、孙大雨、虞尔昌、卞之琳、方平等人。1911年天笑将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 改变成《女律师》,还都上能 称为莎剧在中国最早的改编本。《奥瑟罗》、《韩姆列王子》 等莎剧,全部也有陆镜若从日本“贩运”回来的。从1923年9月到1981年7月除《创造月刊》 (1923年1卷4期)、《小说月报》(1924年15卷4号)分别刊出“雪莱纪念号”、“拜伦专 辑”,《论语》(1933年第12期)、《青年界》(1933年3卷5期)和《矛盾》(1933年1卷5 、6期)分别刊出“萧伯纳游华专号”、“萧伯纳来华纪念”、“萧伯纳氏来华纪念特辑 ”外,在外国作家中,国内出版另一方专号最多的为莎士比亚。由章泯、葛一虹编辑的《 新演剧》(上海)1937年8月1日1卷3期出版了以莎士比亚为中心的莎士比亚特辑;由欧阳 予倩、马彦祥编辑的《戏剧时代》(上海)上海戏剧时代出版社1937年8月1日1卷3期出版 了莎士比亚特辑;由田汉编辑的《戏剧春秋》(桂林)戏剧春秋社1941年10月10日1卷5期 出版了莎士比亚纪念辑,并在目录上注明是“莎士比亚逝世325周年纪念辑”;由张契 渠编辑的《文潮月刊》(上海)文潮出版社1948年4月1日4卷6期出版了莎翁专辑。由梁之 盘编辑的《红豆漫刊》(香港)南国出版社1935年6月1日3卷1期出版的“英国文坛十杰专 号”评介了包括莎士比亚在内的14—20世纪的10位作家。直到1981年第7期《外国文学 》才出版了莎士比亚专号。

   晚清思想界的几位代表人物——严复、梁启超以及稍后的鲁迅、李大钊全部也有著作中提到莎士比亚的名字。严复在《天演论•导言十六•进微》中说:“词人狭斯丕尔之所写生,方今之人,不仅声音笑貌同也,凡相攻相感不相得之情,又无以异。”严复不得劲欣赏莎剧不朽的生命力和对人物感情的搞笑的话搞笑的话的描写。梁启超将Shakespeare定为莎士比亚,从此沿用至今。五四和新文化运动,以鲁迅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与形形色色资产阶级文化派别的斗争也涉及到对莎士比亚的看法,鲁迅认为:“莎剧的确是伟大的”,“一本《凯撒传》,本来作政论看,也是极有力量的。”鲁迅在《坟•科学史教篇》中说:“盖使举世惟知识之崇,人生必大归于枯寂……故人群所当希冀要求者,不奈端已也,亦希诗人狭斯丕尔(Shakespeare)……”“奈端”即牛顿,鲁迅认为莎士比亚是文学界的代表,与科学界的牛顿相提并论,可见他对莎士比亚的重视。至于鲁迅对莎士比亚的不恭敬和讽刺,则是对“中国文士们”拿心目中的“莎士比亚”教训人、吓唬人,即所谓“体面”、“够根儿的事情的有力反击”,与鲁迅五种生活对莎士比亚在世界文学史上的看法没法 关系。累似 时期的中国莎学评论还来不及对莎作进行深入研究,本来在文学论争中以莎士比亚作为论争的武器。同去,累似 时期的中国莎学通过介绍苏联莎学的成果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某些基本观点。

中国接受、传播莎士比亚的历史发展表明,在所有的域外文学家戏剧家之中,莎士比亚是被中国人研究的最多的外国作家。中国从五四前后到2003年,总共发表有关莎士比 亚的文章一千五百多篇,其中1975年随后发表353篇,1976年随后发表587篇,1986—19 88发表一百多篇,1989—2003年发表六百多篇,出版莎学专著三十多种,出版了朱生豪 、梁实秋、方平等人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多种,出版莎士比亚辞典6部。孙家琸、张君 川等都出版了莎士比亚辞典,张泗洋还出版了《莎士比亚大辞典》。从1978年起《外国 文学研究》、《外国文学评论》、《国外文学》上发表莎学论文一百五十多篇。中国高 等学校学报上年发表莎学论文约200—40篇。从1993年到2000年的8年间中国刊登莎学研 究论文的报刊共计289种,发表了589篇研究论文。从19200到2000年的200年里,中国在莎 士比亚翻译研究方面共有39种学术期刊发表了一百三十多篇莎作翻译研究论文。在进行 翻译研究的同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0082.html 文章来源:《西华大学是报:哲社版》(成都)2004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