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敬东: 破除“方法主义”迷信——中国学术自立的出路

  • 时间:
  • 浏览:35

法律法律依据主义是今日学界危机的根源

   《文化纵横》:中国的社会科学形成与发展有一百余年了。不过,很长时间以来,亲戚亲戚只是人似乎仍然缺少有关现实生活的、有理论含义励志的话 语。今天的三个白多普遍情况是,无论是站台面上有励志的话 权的,还是在做实际的经验研究的,社会科学家好像还上都可不还可以 找到大概的概念励志的话 ,更丰富、准确、深入地理解今日现实情况及其历史经验。

   渠敬东:说社会科专学 一门有关经验现实的科学,倒也没错。不过,今天只是研究讲现实、说经验的上都可不还可以 ,总带这个漠然的眼光、冷冰冰的口吻,既不动心,只是 动情,找都可不还可以 与研究对象之间的同情共感,也上都可不还可以 相似于的命运承担。其间所谓的客观性,好像成了这个疏离感,越研究现实,距离现实就越加遥远。

   我上都可不还可以 在一篇访谈中说要小心社会科学的美国化,这并也有要反对美国的社会科学体系,只是 说只拿美国社会科学细胞层上的那套制度照抄照搬,而全然不知上都可不还可以 的社会科学,是基于怎么才能 才能 的人心和文明基础,基于怎么才能 才能 的社会历史变迁,基于怎么才能 才能 的逻辑预设而形成和变化的。不关心上都可不还可以 的哪几种的间题,自然只是 会关心亲戚亲戚只是人我其他人的社会科学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哪几种的间题。只是研究,研究的对象似乎不像是活生生的人,当然,研究这个只是 像是活生生的人做的研究。今天只是的社会科学研究,是先把人看成机器,再用机器来做研究。

   只是情况,必然会造成你所说的“失语症”。究其愿因,是机会社会科学从根本上陷入了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泥潭里,但人文学科何尝又也有呢?当哲学只剩下逻辑分析,史学只剩下材料和计数,恐怕最终也会沦于剩余学科罢。

   哪几种是法律法律依据主义?只是 认为过后我找到确当的法律法律依据,便无需 发现和解析一切现实经验及其历史过程。今天社会科学更充分地表现出了只是法律法律依据论危机,过后更麻烦的是,只是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神话也已为国际学术界所尊崇,并老是 严重地渗入在人文学科领域里,造成了学术整体的厚度危机。

   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好处与现代社会的基本机制是相配合的。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第三个白多特点是明晰。从法律法律依据入手来做的所有研究,前提也有有三个白多明晰的处置哪几种的间题的方案。任何事物过后我明晰,就好懂易学,有点硬容易标准化。

   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第三个白特点是可积累性。库恩曾讲过,在常规范式内部人员,亲戚亲戚只是人时要不断调整范式的精微程度;有了三个白多现有的法律法律依据,就时要沿着原有的思路找到更精致的法律法律依据。上都可不还可以 的技术化,是时要层累推进的,越精致,越美妙,越会游戏化,越引人迷恋,越容易拿来自慰。

   第三个白多也是最致命的特点是,只是 法律法律依据主义时要建立这个迷信:似乎越无需 寻得这个精巧的法律法律依据,就越有信心把握住亲戚亲戚只是人删改的生活经验。常规法律法律依据最容易标准化,因而也最容易与科层制的学术体制相结合,成为衡量和评价学问的尺度和准则,由此再形成一套对学问的技术治理标准。如今的科研积分、大学排名、论文指标、学生绩点只是套技术治理的标准,也有从亲戚亲戚只是人对法律法律依据的迷信中推展出的系统性体制。

   第四,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影响不只是 占据 于学术界内部人员,它最容易变成纯粹的工具,权力的维续和资本的扩张都喜欢它,时要它。法律法律依据主义上都可不还可以 独立的人生体验和认识观念,因而内在地这个被控制的欲望,并从中获得自我实现的快乐。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核心本质,只是 调动了崇尚者最基本的这个激情:法律法律依据直接转化成工具,进而直接转化成收益,最终直接转化为“名”和“利”。

   最后也是更为本质的是,法律法律依据主义对人心的损害。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三个白多最大的悖谬,只是 以“均值”为基础的法律法律依据,最终将操作法律法律依据的人变成均值,变成平均价格。整个世界的单极化,使得法律法律依据主义大行其道,政治、道德、人对生活的内在关切——所有哪几种真正无需 激发人性的怀疑、热情、体验和理性的力量,对于学术研究的推动作用是上都可不还可以 微小了。迷恋法律法律依据的人,把我其他人锁在电脑的硬盘里,去观察、解释和构想整个世界,在文字和数字游戏中过后你心泯灭。以法律法律依据作为整个学术的评价尺度和思维法律法律依据的上都可不还可以 ,亲戚亲戚只是人看待世界的种种不同经验和立场之间,这个也就上都可不还可以 了实质差别。

亲戚亲戚只是人对西方的认识远远不够

   《文化纵横》:如你所说,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确这个人心、制度、学术乃至文化上构成了诸多哪几种的间题,是当今社会科学的危机之源。但学者们迷恋的哪几种法律法律依据,据我所知大多也也有舶来品。这就涉及三个白多哪几种的间题,社会科学家们大多都援用西方的概念来理解和分析亲戚亲戚只是人自身的经验现实,你是公布为亲戚亲戚只是人时要超越上都可不还可以 三个白多尾随的阶段,无需 真正创创造创造发明我其他人的学术励志的话 ?

   渠敬东:容我先讲清楚三个白多哪几种的间题。我认为,中国的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之间并上都可不还可以 实质的差别。有点硬是,对于以教化的情理机制为核心来确立秩序的中国社会来说,社会亦是文化意义上的。费孝通先生在临终前写过一组小文章,认为中国的社会科学本质来说是人文科学。这句话虽与否愿因分析社会学时要直接等同于人文学科,但社会科学若上都可不还可以 人文性,不关心人性和文化,不关心人性得以敞开的各种丰富的维度,就不机会理解中国人真正的生活。费老还说过,社会科学不一定非得要确立极其明晰的概念,机会中国人的社会生活涵盖只是事情时要意会,时要体悟,时要修养。这愿因分析,亲戚亲戚只是人时要去寻找真正无需 把握中国现实生活的概念,甚至只是概念的内在气质,也时要亲戚亲戚只是人从文明的传统中去领会和挖掘。

   不过,时下常见的这个批评是,亲戚亲戚只是人用西方的概念来去衡量中国,就像拿一把蹩脚的尺子来度量和解释中国的现实。只是批评这个也是皮毛之见,并上都可不还可以 想看 今天亲戚亲戚只是人真正的社会生活构成这个机会是相当僵化 的了。就好像中古社会的佛教是其社会的核心构成次要,上都可不还可以 拿佛教来理解中国人的生活,也上都可不还可以 哪几种不对的地方,上都可不还可以 说单靠上都可不还可以 的理解是不充分的而已。过后亲戚亲戚只是人要重新追问,对于社会科学来说,西方对亲戚亲戚只是人愿因分析哪几种。社会学科大量使用西方概念机会产生的误区,首先在于对西方的概念上都可不还可以 真正理解,而也有一味地去抱怨用西方的概念来衡量中国。

   中国有僵化 的传统生活,不止有经学讲的哪几种原理,还有历史这个的不断变化;亲戚亲戚只是人也有多样的现代生活,包括中国自身传统转换出的现代性和整个世界体系带来的现代性,以及今天与西方乃至整个世界相沟通而构建出来的次要。此外,发自于自身的自我认识、社会连带中的感情的励志的话 体验,以及对于共同世界的构想,等等,哪几种都构成了对中国现实经验的理解机会。过后,所谓西方,机会是更多样态的他者的经验生活,从不一定与亲戚亲戚只是人是截然对立的,相反,甚至机会成为了亲戚亲戚只是人经验世界这个的次要。不过,所有哪几种次要时要要经过重构,无需 形成这个秩序,无需 让亲戚亲戚只是人感到心安。而只是重构的能力和动力,恰恰要从亲戚亲戚只是人的内因中去捕捉,去培养。

   就西方来说,亲戚只是人使用的概念也是要不断基于自身文明的变化而加以扩展理解的,亲戚亲戚只是人都可不还可以 仅凭杜撰三个白多典型的西方,就来说中西怎么才能 才能 不同。对于今天的社会科学家来说,不断赋予概念以新的含义,拓展对于西方文明之基本理念及其演变机制的理解,是学术思维中首要的和时要的工作。法律法律依据主义则全盘放弃了这项工作,还自命不凡,说哪几种理论谁时要搞,谁时要教,理论不等于经验,经验远高于理论……殊不知,三个白多人若不知我其他人思想的来源和特质,就会变成一只学舌的鼓噪者,这个学问若不知我其他人的生身血脉,只是 过是三个白多可怜的孤儿。对别人的先辈不尊重,谈何敬畏我其他人的祖先。拿预设的立场做判断,向幻想出来的敌人宣战,这也有审慎平和的学者风格。

   对西方文明体这个,甚或是只是文明体,亲戚亲戚只是人不进入它的观念形态去理解,只是 进入它的现实经验去理解,不把它的各种体制制度作为整体历史来研究,来对比,这三点缺失上都可不还可以 ,就都可不还可以 审慎地发现其内在的理路和矛盾。在面对西方的概念时,便会机会奉为圭臬,亦步亦趋,照抄照搬,机会全盘拒斥,手拿红缨枪,摆出一副要死要活的架势。在现代体系中,社会科学若上都可不还可以 对西方现代历史理论和经验研究的修养和积累,就谈都可不还可以 对西方概念体系的理解、批判和反思,在中国文明走上现代变迁道路的转折、调适和再造中,更谈都可不还可以 亲戚亲戚只是人怎么才能 才能 无需 找到亲戚亲戚只是人理解自身的概念和价值。

   从理论、历史和经验现实三个白多层面理解西方,要着重于三个白多基本点:一是要去努力认识这个文明内在构成的最高的理想形态,即只是文明在它的不共同代里所期望最好的生活形态是怎么才能 才能 的?在上都可不还可以 的生活情况中,亲戚亲戚只是人的体验是怎么才能 才能 的?人性的情况是怎么才能 才能 的?二是要有点硬关注西方文明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点硬是现时代的根本困难是哪几种?有哪几种危机占据 ?寻找过哪几种法律法律依据来化解哪几种危机?任何这个文明或文化,都既有其好处,又有其难处,别人老是 我其他人的镜子,识人,方能自识啊。

以“情理之辨”去寻找中国社会科学的概念

   《文化纵横》:如你所说,识人与识己的关系这个是辩证的,不过,识人的目的,依然要回到我其他人的身上来。过后,你一刚开始英语 就提到,今天整个世界的学术都受到了法律法律依据主义的严重挑战。在只是意义上,与否西方也占据 着同样的哪几种的间题呢?亲戚亲戚只是人的社会科学又怎么才能 才能 确立自身的认识论基础呢?

   渠敬东:没错,今天的西方学术也遇到了很严重的挑战。我前面说过,知晓亲戚只是人所追求的理想生活,与知晓亲戚只是人的现实矛盾和危机同样重要,这时要将理论、历史和经验三者结合起来。本质而言,我认为所谓的理论,只是 这个合乎道理的、对于最好的生活法律法律依据和最好的政治构建的理解、期待和想象。过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构建美好生活法律法律依据的讲法和愿望前会有所调整。过后,对中国这个的理解,也要从这三个白多方面出发,不断去追溯亲戚亲戚只是人上都可不还可以 历过的不同历史时代中最好的社会理想,亲戚亲戚只是人构建它们的法律法律依据,以及遇到的重重危机。

   中国文明之“本”与“变”,只是哪几种的间题关乎思想与历史的关联,社会科学时要找到和人文学科不同的法律法律依据来理解它、处置它,但绝都可不还可以 置之不顾。机会无法还原在不同历史时期内,三个白多具体的人怎么才能 才能 去感受他在观念和社会生活中所体会到的善好与艰险,亲戚亲戚只是人又怎么才能 才能 构想今天现实中美好生活的机会?一切经验现实皆为历史的产物,过后我我上都可不还可以 对以往美好生活的想象,上都可不还可以 对任何历史和现实的限制性条件的认识,上都可不还可以 面向世界的知识准备,就无法通过中国与只是文明的对比,来理解亲戚亲戚只是人今天的经验生活之本质,以及通向未来的机会。

章太炎先生曾说,现代中国学术,上都可不还可以 三个白多真正意义上的总体学科:哲学与社会学。哲学讲亲戚亲戚只是人文明构成的基本原理,而社会学处置的则是一切经验的总体。若在这三个白多面向上回到中国这个,就都可不还可以 跟在别人后面 学步效颦,只是 能天天照着镜子说上都可不还可以 我其他人好看,上都可不还可以 重新回到亲戚亲戚只是人我其他人的文明本原、历史变化和现实经验里去,无需 真正使社会科学乃至学问这个走出困境,找到理解自身生活的感受和励志的话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697.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16年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