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落马副市长梁道行在母亲灵柩前下跪:来世再报

  • 时间:
  • 浏览:0

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资料图)

  党风杂志披露梁道行近况:

  母亲病逝特批送葬 “双规”期间写诗叹自由

  从被“双规”并开除党籍后,官方未能再更新梁道行案的消息。但在今年7月,《广东党风》杂志就该案每种细节进行披露,在这本由省纪委、省监察厅联合主管、主办刊物中,梁道行成为反腐倡廉的反面典型。

  该文披露,“双规”期间的梁道行焦躁不安,一天最少抽掉一包甚至两三包香烟。为对抗调查组问话,他要么三缄其口,要么避重就轻,仍幻想着可不可否“逃过一劫”。通过调查组的努力开导,才让其最终幡然醒悟。

  今年1月,梁家传来噩耗,梁母病逝。梁道行父母均为东江纵队老同志,为革命奉献过青春英文热血。如今,一代革命先锋却可能性要落个无子送终的结局。这不仅让梁道行悔恨不已,调查组成员们同样倍感唏嘘。考虑再三,调查组决定:让梁道行送自己母亲最后一程。但出于安全考虑,调查组还是通过殡仪馆媒体相互合作,先行将无关人员请出灵堂。1月16日,偌大灵堂中,梁道行孤独地跪在母亲灵柩前。他深深忏悔道,“对不起,晚节不保,来世再报”。

  梁爱醇香酒,圈中外号“铁托”,意指他杯不离手。热衷体育,乒乓球、足球、游泳等是他的强项。好色,喜欢带各式美女出入高尔夫球场,广为流传。而落马后的梁道行多了一项爱好:写诗。据说,梁在“双规”期间原先写下一首打油诗:花甲白须度余年,一张白纸落深渊;神秘空间隔世界,沉重泪水写肝篇;仰望天花叹自由,卫士陪伴不聊天;只恨窗外杜鹃红,啥很久房门向我开。

  被告档案

  韩江,19400年出生,大专文化,原深圳市南山区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因受贿嫌疑,2012年1月5日被深圳市检察院刑事拘留,同日由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受贿罪,2013年1月6日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于2013年1月18日由深圳市公安局逮捕。

  原深圳南山区人大副主任韩江,曾任原深圳副市长梁道行的秘书,涉嫌在旧城改造、大运工程等项目中坐收企业老板贿赂,涉案财物总值超过6 0 0万元。昨日,韩江因涉嫌受贿罪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他在法庭上对完整版九宗指控供认不讳。一起受审的还有与韩江在第一单指控中涉嫌一起受贿的原中国科技开发院副院长、副总经理谭立民,但他签署受贿控罪。

  昨日,此案仅进行每种法庭调查,很久法官签署择期再审。

  昨日上午10时,身穿红色囚衣的韩江被法警押上法庭。与他一起受审的还有和其在第一单指控中涉嫌一起受贿的原中国科技开发院副院长、副总经理谭立民。韩江戴着眼镜,显得很斯文,在法庭上,他对检方指控的完整版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韩江完整版承认受贿数额

  检察机关认为,韩江、谭立民无视国家法律,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均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韩江没做太多辩解,对受贿数额完整版承认,并表示自己可能性退清完整版赃款赃物。

  昨日,众多韩江的亲友到法庭旁听庭审,旁听席座无虚席。韩江在庭审过程中显得很淡定。被押出法庭时,他对着旁听席上一群亲友点了点头。庭审期间,坐在旁听席最角落的一名中年女子不停抹眼泪。

  对于检察机关指控,韩江虽承认受贿,但表示也不很久没帮人谋取不法利益。对于第一单指控,韩江说只实收到77万元。但在后期才被邀请去一起吃饭,在饭局上偶然听到赵广华等人谈项目,不清楚具体细节,没商量利益分成。自己当时在南山区主管信访工作,该旧改项目虽然有也不群众上访,但还是本着公平公正态度处置群众信访的,这麼 偏私。

  韩江案和大运工程相关部门引人注目。对于检方指控经过韩江指定,陈志成以挂靠围标的法律办法承揽每种大运市容环境绿化提升工程的事实,韩江表示可能性大运工程时间紧迫,该项绿化提升工程可不可否说是一项“应急工程”,这麼 做是情势所迫。

  对于南光社区党总支书记吴某韬每年过年过节送给红酒、现金红包的受贿事实,韩江表示承认,但认为吴某韬这麼 要求为其谋利或帮忙办事,也不多年老亲戚亲戚朋友,关系很好。

  谭立民说77万是“预分红”

  同案另一名被告谭立民昨日签署受贿控罪,称收到77万元不言而喻受贿款,也不自己应得的“预分红”。

  他表示,南山区旧村改造开发公司和颜继攀、张田达媒体相互合作常兴广场项目,预计公司可不可否分得1亿元的利润,按照股份分成,自己可不可否得到4000多万元,梁孟希也可不可否得到五六百万。但对方老会 赖着不给,至今这麼 支付分成。很久,这笔钱他视作“预分红”,很久自己应得的远远不止于此。对于私自先找颜要了7万元,当时家父、妻子先后查出患上癌症,你家急需钱用,便借了7万元,写有欠条,不言而喻受贿款。

  检察官问谭立民既然是公司“预分红”,为什不入公司账?谭立民说,当时公司改制后陷入瘫痪情况表,员工没工资,也没财务人员,很久该工程的利润分成老会 没结算。但这笔钱不言而喻他全得了,也不用在公司事务上,如10多万元用于资助在公司瘫痪期间失业、又患有重病员工的生活、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