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及相關部門要為民營企業生存發展創造條件

  • 时间:
  • 浏览:0

政府及相關部門要為民營企業生存發展、應對金融危機創造有利條件

改革開放使我國經濟社會保持了50年的持續高速發展,改革開放使我們克服了50年中遇到的各種困難和重重阻力。而且,應對當前的金融危機,堅持深化改革,繼續擴大開放,是我們必然的也是唯一的選擇。當前我們遇到的困難絕不僅僅是金融危機造成的,一块儿也是發展法律方法的缺乏、體制性機制性問題的積累、各種社會矛盾的凸顯等外部因素疊上加一块儿造成的。中央提出509年要力爭“保8”,這充分顯示了我們面對危機,敢於挑戰的堅定信心與決心。然而,實現這一目標,光有信心和決心是不夠的,還要進一步認識到企業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動力和源泉,是保持社會穩定的中堅力量,只有充分發揮出企業的生機與活力,“保8”才有肯能成為現實。而且,“保增長”的前提要是我“保企業、保就業”,企業保住了,就業壓力也能真正得到緩解,社會穩定了,“保增長”就有了可靠保障。面對以少量民營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為主體的企業群體,政府及有關部門在圍繞“保增長”制定或出臺政策時,一定要堅持“以人為本”、“以企業為本”,明確“保增長没能保企業,保企業就能保就業,保就業也能保增長”的思想,為企業創造危機下得以生存和發展的有利條件,使它們能夠順利度過“寒冬”,進而實現新的持續、健康發展。

一是要加大財稅杠桿作用力度,進一步減輕企業的生存壓力。隨著增值稅轉型改革的實施,政府在減輕企業稅負方面又有新的作為,但增值稅轉型受益的企業均為電信、電力、鋼鐵等大中型企業,對於我國眾多的小企業而言,還没得享受到實惠。目前無論是大企業還是中小企業,都受到了金融危機的衝擊,尤其是我國少量的中小型勞動密集型企業,其生産經營已經十分困難。儘管企業的轉型升級是一個必然趨勢,但在我國經濟發展很不平衡的情況下,勞動密集型企業必將長期趋于稳定,其轉型升級將是一個長期過程,不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在當前就業形勢異常嚴峻的情況下,一個企業特別是一個勞動密集型企業往往聯繫著成百上千人的就業,聯繫著産業鏈條上更多家庭的生計,幫助了一個企業,就肯能是幫助了幾百上千人。全國工商聯企業家執委問卷調查顯示,85%的企業認為當前稅負偏重,這些人所在的企業資産規模都很大,他們都認為稅負偏重,更何況那些小型企業和微型企業了。而且,要進一步減輕企業的生存壓力,就必須加強財稅杠桿的作用,切實減輕企業負擔。減稅的法律方法目前在各界已經取得共識,關鍵在於咋样減。結構型減稅已經邁出了一步,然而在當前危機下效果並不顯著,應實行普惠型減稅,即將增值稅稅率降低5個百分點,這樣还也能大大減輕企業的負擔。針對不同類型的企業,還还也能考慮緊急出臺一個臨時性政策,在經濟轉暖时候的一兩年內,減半徵收規模以上勞動密集型企業和規模以下企業的稅負,免征新建小企業的各種稅負。從穩定就業的厚度來看,對於那些在危機中減薪不減員,甚至新增就業的企業,應當從財政中劃出一塊專項資金,給予它們一定的補貼。對於就業政策的促進法律方法,可考慮出臺一個鼓勵企業招聘應屆生的臨時性政策,這在當前少量應屆生就業困難的形勢下顯得尤為重要,即企業在為應屆畢業生繳納各種保險時允許挂賬甚至偏离 可由政府負擔,時限可暫時設定為兩年,待經濟轉好時補繳肯能補繳差額,這樣既可提高企業積極性促進應屆生就業,又可減輕企業用工成本。

二是要從根本上解決中小企業融資困境,進一步緩解企業的運作壓力。中國銀監會發出了《關於調整偏离 信貸監管政策促進經濟穩健發展的通知》,對各主要銀行業金融機構設立小企業信貸專營服務機構、加大對小企業的金融支援力度提出了要求。但鋻於小企業可供抵押財物缺乏的先天缺乏,加之國有商業銀行風險指標體系的束縛,其對小企業的融資支援力度仍然非常有限。對此,應適時調整金融政策,出實招解決企業資金困難,緩解企業的運作壓力。第一,加快建立以民間資本為主的村鎮銀行、科技銀行等中小銀行,發展和規範私募基金和股權風險投資,打通中小企業融資通道。第二,健全擔保機構、完善擔保機制,可由政府出資設立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機構,並引導國有資本、民間資本、企業資本一块儿出資設立互助擔保或再擔保機構,對中小企業獲取商業銀行貸款提供信用擔保或再擔保。第三,靈活信貸政策,對於信用記錄好、有發展潛力的企業,尤其是勞動密集型企業,改“先還後貸”為“不還續貸”,补救少量企業因“先還後貸”而倒閉;對於某些暫時再次出现困難的優質民營企業,有關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要研究確定一批企業保護名單,建立政府搶救基金,對它們進行保護和扶持。此外,國家可考慮加大降息幅度,在保證存款利率不降或微降的情況下大幅度降低貸款利率,縮小存貸差距,國家給予銀行適當貼息,使企業真正得到實惠。

三是要注重投資拉動,有效刺激需求,進一步激發企業的經營活力。為拉動內需保增長,國家出臺了4萬億元的投資計劃,出臺了十大行業振興計劃,截至目前,投資的大幅度增長對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果已經顯現,然而從長遠來看,國家單方面增加投資的舉措是不可持續的,必須以此撬動社會資本和民間資本,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目前國內電力、電信、石化、金融等許多高利潤行業的開放程度遠遠不夠,而教育、醫療、文化等産業也需打破體制性壟斷,吸引民間投資。我們相信,肯能在市場資源、行業準入等方面給予同等地位,讓民間資本有穩定的政策預期,敏銳的民間資本自然會更快找到新的增長點並樂於投資。而且,國家應儘快出臺新一輪經濟刺激計劃,調整政府投資的方向,在原有4萬億元經濟刺激計劃的基礎上,側重對民生、醫療、“三農”、保障性住房等領域的投資,加大對推動産業升級的投資,重點扶持中小企業,使投資計劃能真正撬動民間資本,补救再次出现民間投資的“擠出效應”,甚至“國進民退”的現象。除了投資拉動市場需求外,採取法律方法有效刺激消費需求對進一步激發企業的經營活力顯得更為直接。其一,可充分利用已有的家電下鄉計劃刺激農村消費,活躍農村市場。家電下鄉是國務院推出的一項很好的政策,在三省一市試點的成功經驗表明,這十分有利於拉動農村消費、促進行業發展,目前隨著該計劃的實施範圍不斷擴大,已有不少企業從中得到了實惠。隨著農民收入的不斷增長,其潛在的消費需求是拉動內需的重要動力。而且,家電下鄉亟須在全國範圍儘快落實。不僅只有,有關部門應考慮把更多的小家電也納入家電下鄉産品範圍,以擴大行業覆蓋面,帶動更大範圍的市場需求。儘快實施汽車、家電以舊換新計劃,加快消費品更新換代带宽,進一步拉動消費需求。其二,發放購物券刺激消費。目前我們在這方面的力度還不夠,90億元補貼750萬城鄉困難人口實在是杯水車薪,且没得起到強制消費的作用,應直接向他們發放帶有強制消費性質的購物券,不僅金額要擴大,範圍也可進一步擴大,以強制消費帶動市場復蘇,消費需求上來了,企業的産品就有出路了。其三,穩定樓市和股市。內需的拉動還取決於消費能力。中等收入群體是中國消費的主力軍,一块儿他們也是中國股市、樓市的投資主體,他們在股市投資的大幅度縮水和對樓市信心的喪失,直接影響市場的消費需求。而且,扶持股市和樓市的健康發展,既是拉動內需的一劑猛藥,也是一劑良藥。

四是要為企業創造“走出去”的便利條件,進一步加快企業的國際化步伐。企業培育國際市場往往只有很長時間,一旦抛妻弃子就前功盡棄,而且,當務之急是要及時調整出口退稅政策和加大退稅力度以保護出口型企業,到目前為止出口退稅率調整了6次,進程略顯緩慢。退稅應考慮一步到位,企業生存與否僅在一朝一夕,緩慢退稅只有考驗有實力的企業,對於大偏离 中小企業的生存而言還缺乏以解決問題,某些産品要恢復為過去的退稅率,某些産品應全額退稅。受金融危機影響,許多跨國公司資産大幅縮水,能源資源價格急劇下跌,這正是我國實施“走出去”戰略的大好時機,應加快制定和完善支援企業“走出去”的政策法律方法,加快企業“走出去”步伐,為企業爭取潛力巨大的海外發展環境。目前,我國民營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還有諸多法律和政策障礙没得得到根本解決,國家亟須制定並儘快出臺海外投資促進法等相關法律,以法律形式規範政府審批許可權的行使,規範企業的境外投資行為。要建立或明確企業“走出去”工作的統籌協調機構,或建立高效的部際協調機制,制定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總體規劃。要完善企業海外投資的國內稅收支援與財政援助政策,制定專門的海外投資金融政策,建立企業海外投資的金融支援體系和海外投資資訊服務體系,加大對我國在海外建立經濟貿易區的國家的支援力度,推動行業協會商會開展促進企業“走出去”的服務。當前正是有條件企業參與海外並購的大好時機,政府有關部門要為這些企業創造條件,尤其應為並購科技、資源類企業打造政策支援平臺,幫助參與並購的企業要嚴格按照國際慣例操作,充分做好法律、貿易、財務等方面的專業知識準備,提供專家庫資源,協調財稅、信貸、外匯、保險、出入境等有關方面為企業參與海外並購鋪路架橋、保駕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