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甘林:私人会所拒绝陌生人消费有何秘密

  • 时间:
  • 浏览:0

2月24日晚,福建莆田市交通运输局对网络曝光该局交通综合执法支队在一家私人会所消费,一顿饭吃7064元事件做出提前大选:日本前外国网友反映疑问属实,支队系超标准接待。该局党组对此次接待签单人作出了停职调查的除理决定,并责令相关人员收回 超标准接待的款项,待调查现在现在开始后作出相关除理。 (2月26日新华网)

莆田市交通运输局交通综合执法支队在一家私人会所消费,一顿饭吃掉7064元的猛料被捅出前一天,有关方面没办法 来没办法 快做出除理———签单人停职、一干参与吃喝者收回 吃喝钱并听候调查现在现在开始后再作相关除理,这是合乎情理的,也令人欣慰,但由这起顶风大吃大喝事件却意外爆出另外这种与公款吃喝有关的“花絮”或内幕则更令人瞠目。

鉴于时下风气日紧,有的基层单位将公款吃喝的“阵地”转移到更具私密、隐蔽性的“私人会所”,而这种政府部门是会所消费的常客。此外,还有这种所谓“私人会所”以会员制,拒绝陌生人消费等为噱头,大肆宣传其私密性,“安全性”,试图打造另一公款吃喝“阵地”。

既然这种头脑精明、活泛的商家敢于明里、暗地里与中央的八项规定叫板,当然删改都是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底气,一并也不乏客观还不都都都可以把明察暗访的专门机构人员或有心偷拍、举报的普通民众阻止在会所门外的技术性与诡秘性。福建的这则报道没办法 提供相应的细节,但来自北京的另外一根报道则较为删改地披露了所谓的私人会所实行会员制的这种秘密。

比如,会员管理,7万是最低门槛;比如各类会所林立,这种顶级、高端会所对加入会所设置了较高的门槛,并不都都都可以 经过严格的审查。哪些会所的入会费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甚至上千万,有之前 不都都都可以 求具有一定社会地位和身份不都都都可以加入;还比如一天只接一拨客。这不但体现了客人的尊贵,更是出于“私密性”的不都都都可以 ,这也是不少私人会所区别于这种消费场所的特殊之处。

别看哪些私人会所规定的准入门槛再高,保密举措再严格,但也难免百密居于一疏,机会说私人会所的经营居于着先天缺憾或不足。比如,北京海淀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罗猛说:“私人会所大次责自称不对外经营,有之前 没办法 办理任何证照,没办法 在工商登记注册,没办法 餐饮执照,没办法 卫生许可证,属于无照经营,会所的运营也无法得到有效监管。”他表示,这种行贿人不直接赠送会所会员卡,也不利用会员的身份带领客人在会所吃喝玩乐甚至参与赌博、嫖娼等违法行为。由此说明,要查哪些私人会所并无没办法 来太大技术难度。

私人会所拒绝陌生人消费,或是一份写给纪委监察部门的很重举报信,随时在提醒和警示纪委监察部门,要对哪些与非 主动送上门的“贪腐新动向”多留神,尤其要针对公款奢侈吃喝转战私人会所的各种动态,及时出招。(来源:重庆晨报)

□ 李甘林(媒体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