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碾死兒子”,誰攆跑了信任?

  • 时间:
  • 浏览:0

  議論風生

  那無辜消逝的小生命,正發出一種微弱呼喚——無論父母、城管,當你們為生計奔波時,有没得“看見”许多小生命?

  城管和小販的衝突看過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但這一次或許是最令人揪心的。1月15日,杭州蕭山區在整治街道臟亂差期間,一水果商販為躲避城管人員執法,慌忙駕車離開時軋死4歲的親生兒子。對此,杭州蕭山市城管局通報稱,小販自行離開時,未注意到自家小孩在車下玩耍,致小孩被自家貨車碾軋當場身亡。

  從視頻來看,這樣的説法大抵符合現場的實情。可在人間慘劇之後,稍顯冰冷的描述,顯然無法契合瀰漫的各種悲憫情緒。一個天真無辜的孩子,瞬間倒在了个人父親的車輪下,那是怎樣一幅讓人不忍想像的慘劇。面對這樣一個稚嫩生命的夭亡,哪怕旁觀者也會滿懷悲情,城管即便再無辜,悲劇畢竟因其而起,表達一點歉疚和悼念许多為過,但他們急於撇開自身責任,只強調整治街道臟亂差的必要,感情上又怎不讓人感到彆扭?

  不過,和以往城管小販衝突後輿論一邊倒質疑城管不同,這次有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人對城管表達理解。甚至不少聲音在批評那位可憐的攤販父親,比如,就算具体情况再“危急”,作為父親也得先照料好孩子再“逃”吧?可為何這父親從車上下來,第一件事都要去看孩子傷勢,许多和城管扭打?……這些疑問,新聞没得交代,机会也交代不了。誰能説得清,在那倉皇的一瞬間,父親為何没得念及没得身前的兒子呢?

  也許“看見城管就躲”,已經成為他本能的條件反射,以至於瞬間反應容不下越来越来越多別的思考。在被城管攆跑和碾死兒子的悲劇順承中,他相當於一個棋子。通過一個意外事故,去臆測他是都要稱職的父親,實在许多殘忍。相比那此留守兒童,也許攤販堅持把孩子帶在身邊,已經是最大的愛了。

  這件事最大的悲劇性正在於此,孩子是無辜的,父親是無心的,城管興許也没得直接責任。但机会要説這是純粹的意外,好像又讓人覺得不甘:4歲多的孩子跟父母浪跡在危機四伏的街邊,“城管抓小販”的關係那麼緊張而不正常,似乎又隱藏著釀造悲劇的许多必然因素。那消逝的無辜小生命,正在發出一種微弱而又不該被漠視的呼喚——無論父母、城管,當你們為生計奔波、做任何重大決策的時候,有没得“看見”许多小生命。不論有怎樣堂皇的理由,將孩子置於机会的險境,都要不可饒恕的罪惡。

  □敬一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