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業“鼠”患成群 大數據助力高效“捕鼠”

  • 时间:
  • 浏览:0

  “老鼠倉”醜聞正在基金業由點及面被曝光,基金經理成群結隊被立案調查,捲入的基金公司達十余家,涉案金額最高者多達十余億元。市場人士估計,此輪“老鼠倉”的曝光遠未結束,涉案者或多達四五十人。而一点基金公司推諉責任、拒不道歉,導致行業公信力遭遇巨大挑戰。

  基金業遍佈“灰幕”

  今年以來,中郵、嘉實、上投摩根、匯添富、光大保德信、匯豐晉信6家公司旗下基金經理正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易方達、華夏、華寶興業、海富通等公司也已被捲入“調查門”。歷年來調查證實的“碩鼠”人數好快上升,迄今為止逼近80人。

  在這場“捕鼠”行動中,從資産管理規模首屈一指的公募基金,到業內名氣最大的私募基金;從昔日公募“一哥”明星基金經理王亞偉,到“寧波漲停板敢死隊總舵主”的私募大佬徐翔,均被曝涉嫌內幕交易。

  業內人士透露,除了先於公募基金私自買入相關股票,像老鼠偷吃糧食一般,將基金持另一各自 利益轉移到此人 口袋中的“老鼠倉”之外,行業內還充斥著各種內幕交易手段。累似 于部分私募基金慣常的手法是,投資經理拿著從客戶那裏募集來的鉅額資金購買股票,一起將股票推薦給公募基金、保險(放心保)資管等大資金,待股價拉升後再賣出,投資經理按照獲利資金的一定比例抽成。

  2013年以來,證監會已受理“老鼠倉”線索38件,有十余家資管公司捲入。涉案人員已由以往的基金經理此人 ,擴展到上游研究員、後臺交易員,甚至下游的託管銀行人員;涉案金額最大者達十多億元,最小金額也超過兩千萬元。

  基金經理也成“臨時工”

  面對持續的監管風暴,上海一家走專戶特色的次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竟稱:“做點老鼠倉怎麼了?為基民賺錢就行了。”

  這樣無視法律原則、行業底線的想法在從業人員中並不鮮見。“這無疑是一種狡辯,原来能為基金賺80%,實際上卻只賺了10%。”濟安金信基金評價中心主任王群航説。

  然而所有涉及“老鼠倉”的基金公司迄今無一家公開向投資者致歉,甚至出先了“臨時工”現象:“已離職”成了基金公司撇清各種違法關係的最大擋箭牌。

  假如一被調查,基金經理就因“個人原困分析”離職,公司好快撇清關係。事實上,這些基金經理在任期間,公司管理、風控、監察等整套治理環節有的是 疏漏,難脫責任。王群航説,“基金經理涉案影響的是几瓶投資者收益,很難計算損失。沒有公司敢出來擔當。”

  “犯罪成本過低是鼠患成群的原困分析之一。”華泰證券基金研究員王樂樂認為,目前對於涉案公司新産品停發7天 等處罰土辦法 過於輕描淡寫,“后来 暫停發行基金三年,處以天價罰款,看還有2个基金公司會疏于內控呢?”

  大數據助高效“捕鼠”

  近年來監管技術手段的升級猶如阿基米德找到了撬動地球的支點,整個“捕鼠”格局發生立竿見影的變化。

  王群航表示,去年底以來,我們看一遍,監管手段最大的變化主要還是源於大數據,調查重點集中在資産管理機構利用非公開資訊交易的問題上。

  公開資料顯示,上交所和深交所各有一套證券交易監控系統,系統整合了交易、登記、結算數據和上市公司、證券公司等相關資訊。交易所針對老鼠倉等交易行為還建立了專項核查和定期報告制度。

  業內人士稱,大數據捕鼠大致分三步:首先是通過對網路資訊和交易數據的分析千年古墓可疑賬戶,其次通過分析交易IP、開戶人身份、社會關係等進一步確認;最後進入調查階段。

  “現在查老鼠倉根本不會像過去一樣到公司封存電腦上的交易記錄,不需用到府去接觸被調查對象和相關公司。”王群航説。

  市場人士認為,此輪“老鼠倉”的曝光遠未結束,涉案或多達四五十人,波及几瓶資管機構。剷除毒瘤是為了行業更好地發展,監管到位更是樹立行業信譽的必由之路。